MENU LOG IN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花精之友主持人拜訪日本花精師,聊到主持人早期很熟悉的FES加州花精中,日本花精師如何在311大地震後運用到救災花精經驗。

救災花精日本經驗

翻譯摘錄:花精之友主持人

*參考花精之友的公益活動(點此)

本文為了提供給花精師們與助人工作者們,在「天災救災」發生時,如何運用花精的日本經驗,主持人特別整理了她研究十多年的FES加州花精的回饋文研究,選出四篇親自第一手翻譯、重點摘錄改寫,提供給台灣朋友今後運用方式的參考。

花精之友主持人2016年拜訪湘南的花精師老友

案例一:311震後志工の手按摩


*活動目的
在311地震後五個月,花精師前往災民居留所教導按摩,藉由通過這樣的社區活動,來鼓勵災民互相幫助並盡可能獨立生活。現場居民聚集將舉辦在會議區,由花精師(有芳療背景)教大家手部按摩的手法,也讓災民可以為彼此服務。
 
四位工作人員植物療法和自然療法、芳療和花精的背景,選用了「落地款」與「身心修復款」的花精,舌下使用以外,也會將噴霧在皮膚上,或是外敷於穴道。這些救災花精材料可以跟總代理商與原廠商免費申請。
 
很多店家會捐贈精油給311震後災民志工中心,卻未使用花精,因此活動以談「花」作為開始,首先由花精師解釋各種不同花精的特點,還有每朵花的美妙功用。因為參加者有不少位老人家,先用「漢方草藥」的說法,可讓她們更容易了解花精。
 
​*問券準備
花精師準備的「花精+精油」,先是解釋了每種成分的作用,為了教導參加者如何使用花精,也編撰了一個搭配圖與文的冊子,來解釋這些花精志工中心的人提醒花精師在活動中不要用到「創傷」的字眼,或是觸摸到太深的議題,所以小冊子中沒有太多的解釋,冊子的內容是能夠讓加者感覺開心的。
 
參加者需要填寫一份簡單的問卷,可自在複選回答,也有空格可以寫下更詳細的建議。這個問卷的目的,是專為參加者來選擇適合自己的精油和花精,問券製作需要簡單易懂。第一頁要求參加者從身體狀況來答選擇題,例如是否感覺疲勞,或感覺到疼痛例如肩膀僵硬或腰痛等,以及睡眠品質如何。
 
災民們寫出感覺到那些需要被療癒的情緒有十多種,有一半的人勾選「身體性焦慮」,幾個人勾選「煩躁不安、感覺憂鬱和心理焦慮」,有些人沒有回答任何問題,或甚至全部勾選。因為多數人都擔心著自己的健康,花精師給參加的每一家庭「花精噴霧」可幫助人恢復活力,並且告訴大家可以把花精噴在房間內,或噴入浴缸,或塗抹在皮膚上。
 
​*手部按摩
在手部按摩部份,可將花精放入精油塗在皮膚上影響可以更好,更勝於一般的芳療,但並非不懂按摩技術就沒有效果。所以花精師才要編的手冊,重點是要幫助災民能夠互相關心。
 
花精師們一邊聽著每個參加者講話、一邊做按摩,每個人的手按摩持續5至10分鐘,當參加者因為按摩而變得比較輕鬆,開始談論起311地震和海嘯期間與之後,他們發生了些什麼事情。有人訴說房子被海嘯後的火災燒毀了,或是抱怨在疏散中心裡沒有隱私,即使他們非常難過很想哭,卻沒有地方可以去抒發情感大聲呼喊,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寂靜的夜晚躲在被褥下哭泣。花精師們就只是聆聽著。
 
當時有一位老人家坐在門口,就是不願意進來房間,他就只是獨自坐在牆邊聽著我們的對話,也不願意接受手部按摩。一位花精師靠近他聽著他說話,老人就開始講述他的故事:「他跟妻子來到這個臨時住區,以前他喜歡喝酒,每天都高興地不用管其他事情,但一瞬間因為地震跟海嘯,讓他失去了一切」。老人繼續說但是淚水卻從眼睛開始滑落。
 
災民中有些男人拒絕對方的善意,因為他們擔心自己可能會失去冷靜。老人流下眼淚之後,也放下防衛心,他改變心意讓花精師們幫他按摩,甚至能看到他在微笑。其實,用精油按摩後幾位男性參與者的背,花精師們發現男性也很受精油影響,而能積極地參與活動,最後他們要了這個精油的花精複方帶著回家。
 
​*災民的身體與能量清理需求
對災區的女性來說,特別令人關注的事,就是她們普遍認為自己是「骯髒的」,日復一日努力清除房屋內的污垢和瓦礫,卻無法自在地洗澡。雖然臨時住區有洗澡設備,只能確保基本環境的清潔衛生,卻無法讓人開心。在災難中,大家一起沉浸在悲痛中、一起悼念,心理上這種「污垢和骯髒」卻無法去除,花精師們希望花精能幫助人們擺脫這種心裡和能量上感覺「污垢和骯髒」的狀態。
 
災民女性活動後分享到:「我無法特別去照顧臉、手或腳,所以皮膚變得很乾燥粗糙,現在的我看起來很可怕」,或者說:「能夠被按摩真的很棒,但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地秀出這雙手」。最後,花精師們決定讓參加女性們可帶回小瓶裝精油回去,先讓每個人自在地每天持續使用,一開始並不需要讓對方知道可能有什麼樣的心理變化。
 
​*花精使用
(志工)
因為志工中心的工作人員不熟悉花精,所以花精師們先讓志工用看看花精樣品,鼓勵志工們用一些來手部按摩,因為志工每天努力工作也相當疲憊。花精用於皮膚跟按摩手法,可讓花精療癒能量被激活、並開始快速呈現效果,對於按摩者跟被按摩者都有效果。只需要用到手,也沒有絕對怎樣的技術,即使是生手也能充分滿足對方~只要按摩者同理著其他人的想法和感受,這樣的溫暖和心意就可傳達給對方。
 
活動最後,一個志工談起了1995年的阪神淡路大地震、以及震後生活的經驗,分享他住在臨時住居的建議。在許多人死亡的阪神大地震後,災民搬進臨時住居,有些人會孤獨的死去,有些人會選擇結束自己的性命,因此志工鼓勵災民們要互相幫助跟對話。

(災民)
志工中心提供了礦泉水杯,讓每個參與者看幾張花的照片,選擇自己最有印象的一個花,然後滴一些在水杯中來使用。花精師也送給每家一瓶「急救款花精」,在礦泉水中放入水果醋,加入花精以激活能量,並且分裝滴瓶方便大家帶回使用。

活動最後,都可觀察到參加者的大家的活力開始出現,無論是臉部表情或房間內的氣氛都如此表達著時,人們也開始對花精有更多的興趣。
 

案例二:災區中使用花精救援

2011年3月11日重擊日本北部的大地震,因為地震災害、大規模海嘯和福島核電廠的輻射洩漏,花精的支持活動也針對著這些方面,以及對受地震和海嘯影響的地區。

 

*引薦花精到當地

在看過受災的區域候,花精師們報告多數居民從來沒有聽說過花精。雖然花精可用於心理健康保健,但卻不是優先被使用的。在災難發生後立即處理的是災民基本需求以確保維持生活像是必需品:如食品、衣服、醫藥、住房和禦寒。此外普通人不得進入災區,要在311震後1個月,當地的花精師與其他各地來的花精師才能進入開始實際的花精救助活動,規模也比較小。

 

*解決創傷、恐懼和焦慮

「急救款花精」可在災難後立即被使用,來處理創傷後的驚恐,或是協助兒童減輕焦慮和恐慌的狀態,許多兒童遭受如此震撼變得害怕夜晚而無法入睡。一位住在福島的母親分享,地震後的每一天,她的女兒因為惡夢而受苦,又哭又磨牙地,然後使用花精兩週後,孩子的症狀消退了,小女孩又開始能有好的睡眠。花精對這樣的情境很有用,不論對兒童或成人,可以讓人感覺到來自靈性安穩的幫助與支持,在如此恐懼與驚恐中提供很大的力量。

 

保護不受輻射照射,並促進災難後的內部穩定

當福島核電廠洩漏輻射污染的恐懼已不脛而走,對直接受影響的福島南部以外的周邊地區也造成的恐懼和焦慮,政府也未能提供足夠的詳細資訊,大家皆感到這種焦慮程度影響的地區變得更為廣更遠,此時可以使用「免於恐懼款」跟「清除輻射款」花精

 

* 按摩和芳香療法來引薦花精

因為許多災民都年事已高,多數人住在收容所也開始有種種健康毛病,包括肩膀僵硬和腰痛,災民是很樂於接受花精混入乳霜的按摩服務,即使沒聽過花精也不會抗拒按摩油和藥膏,加入精油的香味可幫助放鬆。

 

*花精師自我保護的重要性

住在災區的花精師,發現「急救款花精」對她們面對災後立即就很有用,花精可幫助花精師在協助人時能仍保持心的穩定狀態,不被對方的疑慮和擔憂所影響。身為花精療癒師,通常對能量很敏感且比他人更加脆弱,花精師往往是最受周圍環境影或身邊人情緒而影響的人。

當地災區的一位芳療師與住院醫師,因為了解另類療法與全人療法的作用,便請求花精師協助如何用芳香療法加入花精,按摩協助醫院的護士、醫生和工作人員。根據回報,地震後醫護人員數量非常不足,使得醫護人員不得不在惡劣的工作條件且也非常疲倦。

 

*療癒土地 

一個住在福島縣的花精師和朋友,送了花精給幾個當地的農夫,包括一位當地家族所經營的本地水果農場。我們聽過許多案例,知道這個花精可幫助重振疲弱的植物或增強植物,且能淨化受到破壞的建築物和房屋的能量。

 

*繼續提供個人花精療法

花精師開始各種活動去關心受到災難影響的人,造訪避難場所和臨時住房關心受影響的災民,花精是能提供個人全面的協助,通常在地震後的這一年才正要開始。

幾位花精師有繼續定期訪問災民與和臨時住房區,無論個人或團體性活動,或是受到志願者中心的邀請,可能是提供香薰、按摩或花精給災民,也有計畫詢問災民是否願意接受長期的花精療癒,以幫助災民過度不同的心情階段。

 

【相關資訊】

2018年台日交流(1) 震後救災花精分享會

親人離世的分離用花精

急救花精的神奇經驗

普悠瑪事件花精公益服務

* 崔教授512川震災後花精種子治療師資成果報告

2016年台灣與日本的花精師在東京聚會

案例三:一位花精師的經歷


這位花精師A是仙台市的居民,不但是花精師也是花藝師,也有芳療背景。1994年她開始與植物一起工作,感覺到非常深與植物的能量,然後進到花精的研究,先是巴哈花精,然後是加州花精,也有在專業占星術研究。以下是她個人的紀錄筆記。

 

*地震來臨的那天
3月11日大地震來襲的一天,我看著電視上報導的可怕場景:巨大的海嘯席捲仙台市,我很擔心兩個在仙台的花精師的安全,兩天後,聽到她們安全且沒有受傷的消息,讓我大大鬆了一口氣。
 
在2011年3月11日14:46的時候,日本發生一個規模空前的大地震,後來被稱為大東日本地震(Great East Japan Earthquake)。地震發生的時刻,我就位於仙台的宮城縣,距震中約180公里的城市中,地震的震動是如此猛烈,當時我真的覺得日本會就此下沉。
 
在這個災難的日子,我從手機上收集廣播和數位電台的消息。當看到電視轉播仙台機場被海嘯沖走的場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地震造成相當大的破壞,巨大的海嘯造成毀滅性的疤痕,也不可能很快消失。
 
地震隔日回到辦公室去,裡面東西傾倒打破了一半的精油瓶,至今我仍可以聞到那空氣中的味道,幸運的是花精沒有受到重大損失,所以我就下定決心要用花精去照顧我的個案和學生。
 
當時狀況是幾乎所有通信線路都斷了,手機短信也無法發送或接收,只有Mix和Twitte(日本通用的社交網絡)還可以用。
 
* 在混亂之中分享花精
兩天後電話終於通了,先聯繫上花精總代理商,,解釋沿海地區因為海嘯而受害嚴重,交通受限也無法配送貨物。總代理商也告知已經在準備提供救災花精協助,讓我感到非常放心和感激。
 
我想著要如何提供給大家這些花精,首先我決定發大量的email給個案跟學生,或是任何可能需要花精的人,先列出了一個基本清單。雖然我們也可以針對個人來調配花精配方,但在救難的情況下,發現「急救款花精」是非常有用的。郵遞服務恢復後,就開始寄給大家能力所及能給的花精。首批是在地震後兩週才送到,我也在一個月後重新開啟工作室的服務。

花精之友2016年起已在台灣北中南東準備有7個救難索取花精站)
 

* 使用花精來減輕恐懼和創傷與睡眠不安
一位個案女士告訴我,災後她開始晚上說夢話,甚至會尖叫,但她不記得自己做了噩夢,但她的丈夫說來見我的前一晚她一樣,這些事情在災害前從未發生。
 
雖然K女士的房子沒有受倒海嘯影響,但災區到她家僅幾步之遠,所以她住的環境是可以直接感受到災害的地方。先搭配花精讓K女士在晚上能睡得好。後來K女士回信說到,她使用花精三天後已經停止說夢話,也能在晚上酣然入睡了。我感覺花精提供給她“保護”,並且能夠整合光明與黑暗。
 
 
*花精處理輻射照射
福島市是我平日活動的地區之一,地震後在福島第一核電站發生氫爆炸,當地人面臨的巨大壓力是很難估量的。
 
地震後一個月,我在福島市舉辦了一次「花精講座」,先前在同樣地點已經舉行多次相關課程,所以我的學生都對花精知識有所了解。這場我聽著大家的恩分享,了解到許多人仍希望能得到~照顧孩子的建議、變得容易疲倦、無法入睡,並且期待自己對未來還能有希望。
 
福島市是一個沒有受到海嘯影響,但人們更擔心核電廠事故的善後比地震災後嚴重,因此先請總代理商送來「輻射款花精」以處理地震災害的狀態。
 
給孩子的配方,我分裝了花精乳霜、混合了薰衣草精油,提供給十五個家庭來使用,在晚上睡覺前可擦在孩子的胸前按摩。幾天後母親們告訴我,他們的孩子可以一夜安穩睡覺了,還能夠離開母親去和別的小孩一起玩,能夠像災難發生前一樣去戶外活動。
 
 
*向人們介紹花精
因為一般人對花精太不了解了,可能要熟悉靈性世界的人才會比較了解花精。多數住在這仙台的人從未聽說過花精,但他們都表示想要嘗試花精看看,所以做成花精噴瓶,並給她們帶回家使用。
 
一旦災民住進了臨時房屋中,在避難場所的生活中會有很大的變化,因為災民有更多的時間給自己,卻又比以前更能夠聽到的內在的聲音。

大地震後的心理照護,可能才正要開始,不只是協助海嘯的受害者需要心裡照護,還有那些生活在城市地區的人也是需要的。
 
 
*與無法離開福島的人一起合作
震後的每三個月我都會去福島,提供花精給需要的人。地震後一年,繼續使用花精的人,她們的共同的感覺就是:「活在當下」。

當地人有許多原因還無法離開福島,因此必須面對輻射、照顧農業植物等許多事情。震後他們對自己還無法離開而感到消極。使用花精之後,災民逐漸開始客觀起來,然後改變了觀點,「完全地活在當下與這裡」。一位女性個案說,她這陣子都無法微笑,但是巴哈花精的「Mustard芥末花精」和「Gorse荊豆花精」能幫助她再次微笑。

案例四:災民面臨的情感變化

 

作者R是來自神奈川的花精師也是護理師,311地震後她遠距離的提供花精協助給朋友與他們的親友,以下是使用花精後的報告。

 

*處理震災經驗的緊張和焦慮

B的工作的地方被摧毀了,幸好沒有傷害到住家與家人。地震後,孩子們因為餘震變得焦慮,開始出現身體不適症狀如胃痛。又因為住家旁的空地變成遺體太平間而更加嚴重,孩子們因此不敢在戶外玩耍。

花精師提供給她們兒童雜誌和花精特別複方,當中包括有:「 Mimulus溝酸漿花精」、「 Crab Apple酸蘋果花精」等,的確有看到孩子們的變化,也讓B對花精的興趣和信任也所增長。
 

等到孩子準備上小學的環境變化,又開始胃部緊張,原本在春天時就會身體發癢,打噴嚏狀況也變得更嚴重,因此花精師給孩子們「保濕霜並加入花精」。

 

通常的B看起來是開朗且樂觀的人,卻抱怨著自己的身體和精神的狀況不佳,工作讓她耗盡。她只覺得在車上是唯一她能感覺到放鬆的地方,雖然B說自己會在上班前後都使用花精,她覺得有花精在身邊讓自己感到安全,她會把花精放在車內的包包,並在工作前後使用花精。幫助她切換工作與休息模式,使得工作能有精力。

花精師還建議B可以運用喜馬拉雅鹽岩伴隨花精,在泡澡時一起用,B因此覺得身體的疲勞比較容易消失了。

 

B對花精的力量感到很驚訝,因此她也開始想要學花精,她說:「我以為花精的效果是緩慢跟溫合的,就像中草藥一樣。但我其實是有立即的反應,這讓我感到非常驚訝」。B也持續讓她的孩子積極地使用花精,孩子們會要求:「我去上學時要噴花精」,孩子們還說自己能馬上適應新學校的環境,花精能幫她們緩解胃痛和緊張。

 


*了解倖存者內疚的複雜情感

E是宮城縣的居民,他與太太和兩個青少年孩子們一起住,他在仙台機場工作。大地震發生後機場遭到嚴重破壞,一切都變成了廢墟。震後一個月,E的工作非常繁重,他要協助清理機場瓦礫,也遇到有些同事的親戚或兒子在災難中死亡,E不知道如何對他們說話。

 

一個年長的同事失去了他的兒子卻拼命努力、樂呵呵地在工作著,看著這個同事讓人感到痛苦,E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麼,雖然自己也在艱困的狀態中,但跟其他人相比根本沒什麼。因此E他從來不說出自己有什麼困難,就只是一天度過一天。

 

之後E出差去其他機場支援,出發去福島之前聽聞他的妻舅往生了,對他總有一種遺憾且不堪重負的感覺。隨後他去東京單身赴任,有時他會去想起地震的事情和死去的妻舅,終於他說出口:「天阿,我好累.....」。

 

地震發生後,E他每次經過機場廢墟,都會使用花精。因為在機場內的工作環境不太好,在家和工作中使用花精可以讓他放鬆,並且使用「噴霧型花精」不僅攜帶方便也很好用。

 

當我寄email寫上「謝謝你活著」,E說自己終於感到很高興自己能活著然後就哭了。令人感覺到,雖然E的環境是如此惡劣,但他對於自己活著,是感到內疚和可恥的。實際上,許多在災區生活的人,都隱藏著許多種的感情和精神痛苦。
 

 

*花精協助親友的困境

G是一位居住在神奈川縣助產士,父母住在宮城縣,所以她的親友都有受到地震的影響。震後G看著影片和照片,感覺到比對地震本身更強的衝擊,讓工作時的一整天有種茫然感,只要聽到宮城的事情就會哭個不停。她對家鄉和親友仍身處在惡劣的環境感覺到沮喪和內疚,自己想幫忙做點事卻沒有什麼可以做,也對餘震和輻射的擔憂與日俱增。

 

針對G的擔憂,先是搭配一個花精複方讓她使用兩週。地震後,G決定回到宮城的家,針對她的強烈的焦慮,先請她帶著「減少恐懼款花精」回家。當目睹了宮城縣被破壞和恐怖的狀態,G感到很震驚,然後就用了這個花精使自己平靜。G說她使用的這個花精讓她感覺到安全,並且給她極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