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非洲大樹個案回饋:親人離世的分離


 

療癒師:琦兒

投稿日期:2017年2月

 


背景: 

最先開始是因為曾一陣子消沉,朋友建議喝喝看花精,至此花精成為我每天會加在水中。花精一直都是我療癒時的輔助工具(療癒主要工具是水晶)。

 

 

狀況:

身體覺得疲憊、但又有非做不可的事情、以及親人離世。

 

使用:滴舌下,每天4次、一次4滴。

 

 

觀察到的改變:

這次主要是因為近期感的身體非常疲憊,然而工作無法停滯,因此仍是拖著身體努力工作著。而在進行療癒的前幾天接到遠在他國的親戚的噩耗,也知道接下來會有一連串的忙碌(且拒絕不了),只好希望藉由花精,能得到一些讓身體舒緩的功效。
 

在療程的過程中,選出了巴哈花精的鐵線蓮、胡桃和橄欖,其實這鐵線蓮和胡桃,之前朋友也曾建議我過,只是我覺得還不到時候,就一直沒去理會。

 

另外在抽了三張花卡。當我看到非洲大樹的「Milk wood牛奶樹」的照片的時候,我有種覺得有種說不出的噁心感。另外兩張是Whale Song鯨魚之聲Baobab猴麵包樹

 

將這三種花精拿在手上時,我感受到一股刺痛的能量來自於牛奶樹

看了牛奶樹的介紹,瞬間覺得我果然非常需要祂...。

 

其實我隱約的知道自己的課題在於"分離",最近更是深刻的感受到接地的重要性。知道,卻不予理會是我的超級壞毛病...。
 

花精之友的隨喜個案中,療癒師幫我調配好之後,告訴我引用方式,之後靜觀其變。剛開始幾天,我沒什麼感覺,工作一樣持續,花精照配方飲用。

 

 

 

一個星期之後恐怖的事情來了...
 

年前的工作結束、國外的喪禮辦完,過年期間一連串的身體出現病狀。先是喉嚨乾到不行、鼻子因國外及飛機上空氣乾燥而造成黏膜出血,再來是一大清早的胃翻攪,想吐吐不出來、想拉也拉不出來;然後是手出現些微異狀,隔天就腫成麵龜,其原因不明!


等等等等等等,我的確很想休息,但是用這麼暴力的方式強制人休息的嗎!今天去醫院檢查後,確實是工作期間太過勉強自己,造成手受傷而腫起。又是不予理會造成的後果,我到底要體驗這種狀況幾次後才會學乖呢。

 

 

總之,我已經把一些工作丟出去,也努力休養身體。或許,自己一直把休息視為分離,所以一直害怕休息而這段期間,我一直在思考著何為分離、直到看到六祖惠能創的偈子: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才恍然大悟,為何以前看這偈子的時候都沒想到呢?當我一直沉浸在分離的難過時,只是感受那悲傷與寂寞。但如果一開始、分離便不是分離呢?

 

「本來無一物,何樹惹塵埃。」

 

原本就沒有分離,怎麼會需要難過呢?分離是什麼?

 

分開、離開、看不見、摸不著、碰不到...但這真的就是分離嗎?能夠感受到能量的我一定知道,不是的,不是的。

 

儘管分開、儘管彼此不在一起、儘管看不見摸不著碰不到,但這都不是分離,那能量仍然暖暖的在身邊,像溫柔羽毛似的包覆在我身旁。我們從來都沒有分離過,從來沒有,沒有。

 

每唸一次六祖的偈子,我便哭一次,真慶幸剛好參與過與六祖有關的案子,也很感謝療癒師強迫我喝了躲了很久的這幾款花精,我才有足夠的勇氣去接受這一連串的經驗,並聯想到自己的課題。

 

電影<最美的安排>說道:「傷痛發生時,都有他附屬的美麗,珍惜來到身邊的美麗安排」。或許最近這一連串,都是專屬於我的美麗安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