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紀念崔玖教授 (2)

與崔玖教授聊聊花精的那些日子


Our memory with Dr. Julia(2)

 

歡迎分享請記得附上來源喔

拍攝、訪談、逐字稿整理 :花精之友

 

2018年9月28日的教師節,這一天我們敬重與喜愛的崔玖教授、花精奶奶離開地球,卸下世間九十二年的人間工作,安然離世,回到宇宙源頭的花園。

花精之友主持人與多位花精老朋友們,跟崔教授有十多年的醫病與工作合作緣分,看著教授即使在生病過程中仍然關切今後生物能信息的大會與教學,而深受感動這位長者的毅力與深厚理念。花友們雖然沒有醫學背景,但想將我們受到崔玖教授的幫助與彼此互動,以圖文方式與各位聊聊崔玖教授在花精療癒的貢獻,以紀念這位在我們生命中扮演重要支持者的可愛老師。


追思文章是摘錄自花精之友主持人2011年親自訪談編製給崔教授的85歲生日禮物書《心花朵朵開》,感謝幾位花友當時的分享與願意授權。

崔教授講花精療癒
 

2011年訪談崔玖教授

拍攝、逐字稿摘錄:花精之友

 

當我研究中醫經絡系統跟西洋的同類療法時,知道稀釋後用水分子可以帶訊息,其頻率還可用儀器測出,隨後在研討會碰見了花波訊息的Roy Martina所整理出三十組情緒,我就開始研究發現裡面的邏輯、什麼樣的情緒出現哪種花精、甚至懷孕議題的花就可測出來有子宮跟胎兒的訊息。當時的我覺得這個太特別了,我從來不知道花的訊息跟人互動能夠如此具體。

 

花精療癒最大的好處就是不只看意識裡的疼痛,知道細菌外還有另外一個層次:怎麼會在這裡長一個瘡?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對整個命運走到什麼樣的階段,花精都會能整體的提供訊息。我常說把這訊息弄清楚就是一種靈性,知天意以後就知天心,知道怎麼做是最好,然後就天人合一,痛苦也不是痛苦了,因為你就懂得怎麼做了。

 

我常說,花精療癒是這樣轉著走的,一開始測得的花又轉回來,但其實層次不在同一個平面上,花是又轉來是因為還有一些剩的渣渣還沒有清掉,所以用這些花精就是讓妳繼續去清理。

 

我們發現,當人老是測出那幾種花精,情緒就還沒出來。人若是成長完了,成熟也表示你對人際關係,兄弟姊妹、配偶的男女之情、父母子女、對孩子一代又一代,以及跟社會與人性的完了。這些都可從花精裡面可以理出頭緒,甚至能反回來說哪些病痛是因為情緒,或是因為病痛所以情緒不好。

 

但大家以為我們只研究花精,其實我們是研究當人從精細胞跟卵細胞成人體,從身體、活動、生理跟心理,環境裡如何生存,也就是出生、成長、成熟,到了最後的成就然後離開,回到大的宇宙裡面,那是個很美的一個過程。

花友回憶:謝謝教授

 

感謝崔教授的無我,讓我在花精會談當中有了極大的明瞭跟觀照,這只能發生在一個充滿愛的氣氛裡,沒有愛的存在,我們難以看到那些拒絕了一輩子的事情,謝謝教授、謝謝診所、謝謝愛。

花精是個「面對自我」的一個好工具,也是在我靈魂迷路時指引著我回家的路,讓我能帶著愛與勇氣踏上這個旅程。

教授花魂與花友們(2015年春節)

 

以下紫色字為摘自花精與花魂,2007,心靈工坊出版。
 

所有的生命體,在物理性的實體周圍,均有電流與電磁包圍,即是所謂的生命磁場life field。植物有自己的靜電場,花朵如電極末端,電壓最高。宇宙是一大的能量場,充滿了微波動。太陽光波動,讓生物看見花朵的顏色。這些互動,或許就傳導了植物的精神意識,從而與人的意識共振,產生了花語(頁122)。

 

在接觸花精並以花精服務患者之後,我對生活中所遇見的花,會更仔細的去觀察,將花的形狀、色彩在腦海中彩繪出圖譜,以自己敏感的心去感應花朵所發出來的信息。也讓我重新思考植物存在地球的意義:植物是大自然的鍊金術士,與人類歷史上一直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植物的進化史甚至比人類更長久,超過二十五萬種的植物會開花。會開花的植物是最複雜多變的植物種類(頁94)。

 

與教授QA:花精帶來什麼好處?

花友:教授,要怎麼看我們的情緒已經到好了?
 

崔教授:「所謂好了,就是負面的越來越少且正面越來越多」。


花友:譬如自我表達拿過很多次,是要等到不再出現嗎?
 

崔教授:「自我表達不夠,經過治療後慢慢足夠了,就變為是成就感,然後是改變生活、新的方向,類似這幾種出來的狀況就是很棒的了。」

與教授QA:花精要用到什麼時候?

會談時我問教授:「花精到底要用到什麼時候?到最後我會變成什麼樣子?」

教授回答是這樣的:「用到最後會回到自己最初的模樣」。

每個人的最初模樣是不一樣的,因為有很多的情緒,就算想當老天爺助手卻因過多責任感讓情緒很緊繃,就也不能去扮演好老天爺助手的角色了。

 

花精治療帶給人們的真正意義,是能讓正在受身心痛苦的人們,真正地去認識自己,透過花藥的幫助,真正找出自己的缺點並將它改正,做到真正的療癒,也使自己的身心靈更健康、更完美,當自己這個小個體完美之後,就能將愛的能量回流至宇宙的整體(頁206)。

 

花友回憶:教授說天使靈俱樂部

我們這套方法幫助人是非常徹底的幫忙,把妳目前在天地之間發揮生命、表演生命的個體到底哪裡怎麼了,把它弄清楚,然後將周圍的知識所能告訴我們可能有些什麼事情都拿來比對,不屬於這個人身上就把它清掉、缺乏的就補進來。

 

「Crab Apple酸蘋果」、「Lotus 蓮花」和「Anglieca當歸」,都是天使靈,這些靈都比較不習慣地球上的環境,因為他們入世未深且輪迴次數太少了。

 

起先我們也不太相信這個東西,但是後來越看越是這麼回事。所以這次我招募志工去救災錄取了33位,裡面10位都是天使靈,她們特別想有什麼事趕快去雞婆,可是就容易受傷....

花友Iris回憶

每次來到診所都感覺像是回到家裡,護士會先用儀器檢測指數,再來測情緒波看看我現在需要哪一組花精來平衡情緒。有一次我需要的花波是「心智澄明」,代表著人生目的不清楚,常感自卑,不知自己為何活著!自己是誰,對他人的負面感覺特別敏感。

當我進到教授辦公室,她朝我笑笑說到請坐,翻著資料解說起我的身心靈,這次有一個花精代表天使靈。教授講解到我常常感到恐慌、搞不清楚自己要什麼、對他人又過度同情熱心變成雞婆,是因為心靈極易感動並被感染,吸收太多信息遠超過腦力所能承受以致內心極不平靜,還會常常做夢。

我聽得心驚,「天阿,這種感覺她怎麼會知道?」。

教授說還好我只是個迷了路的天使靈,我多年來不被了解的感覺,怎麼她能了解我內心深處的委屈呢,我問教授:「但這些有沒有可能是我自己認為自己很特別而已?」

教授回答:「所以潛意識影響抽出了這個花精啊!」,「小妹妹,妳的頭腦沒那麼厲害,可以做到影響潛意識的」,然後她開始解說穴診儀的理論、頭腦放出的波...


教授說花精可以幫助我,她說:「在這世上妳並不孤單,每個人靈的最深層次都是悲憫眾生,想將自己的意識生命擴及他人。對別人過度認同、過分同情的模式將轉換成客觀性和包容傳達的信息。真實的悲憫,是來自於自身性靈本質的內心,這樣的人應學會付出愛、散播愛,不只需要吸收或融合其他雜質,因自身慈悲的表現而使人痊癒。」聽到這兒,我的眼淚也悄然滑落,只是好深地感動。

 

切忌濫用花精,無論何種方式,使用者需熟知其原理,勤練技術,忠實地轉述結果而不加入自己主觀的判斷,方能保持其「真實性」,以免浪費了如此難求的良藥,應仔細記錄結果,追蹤療效,不僅為自求進步,也可為整個花精療法科學化的進展做出貢獻(頁175)。

 

與教授QA:六格圖告訴你心靈以太網絡

花友 J 聊起新圓山診所的花精診時還要畫的六格圖,教授會搭配花精表,並將初診到複診的眾多六格圖一起分析。每次聽到崔教授的解釋,都會大大顛覆原本的想像,教授總是把這六格圖翻了又翻,在神聖般短暫沉默後。她才開口說話:

 

「這些圖顯示出現在妳跟上面(同時她還揮著手勢往上)還沒接通,現在好像有點接通」。

或者是說:「過去世的部分已經跟現在世連接上了!」
 

訪談教授時就問起這六格到底在講什麼,教授說:「這個六格圖真的是獨創一門阿! 雖然一直有跟大學心理系合作,還是不夠看」。

「大家聽到這個花精的文字解說,對花精就已經覺得不可解,而我分析出來每一位又都服氣的不得了,但人們不知道我的邏輯在哪裡,我也沒辦法講給他們聽....但是,這個六格圖就是非常有邏輯,非常能夠表現這個人整個的過去、現在跟未來,個體跟天的關係圖都表現的非常清楚....讓其他人先幫我先整理出這套東西,讓大家比較能夠接受這個玩意,等以後有更高的技術的時候,我們再來整理...」

 

花友回憶:真正的大師就只是她自己

一開始對教授真的比較沒什麼特別感覺,但是每次與教授對談總覺得教授聽我們說的時候似乎都了然於心.重要的是她了然,但並不是想給予你”教導”。她只是明白只是懂得並尊重你的選擇跟想法。所以即使在教授面前碎唸雞毛蒜皮的事,也從不會覺得在診間聽我說我媽不給我出去玩,我爸罵我為什麼挑食等小事情,在教授的眼中,這些小事、也是我們的生活,靈性不在書上,就在這些細微的小事中。

 

真正的大師,是內斂的,並且深知每個人都是美好的沒有”最”,也沒有”比較”,讓人不特別想去定義他是個”大師”。今天我們稱呼她是”教授”,是因為那就是她的頭銜,其實她就只是她自己而已。

 

 

大宇宙的奧秘是全人類與地球上的生靈所共同擁有的,我們集聚在巴哈醫師出生、學習、工作的大環境裡,親身體會著120年前同樣的日出與日落,在他勤奮而孤獨地探索著天、地、人之聯繫的故居與工作室,大家無言地感知了他的大智慧、對人類的大愛,以及對後世的關懷,是多麽無比的幸運(頁196,崔教授2006年前往英國參加國際花精大會與演講)。

 

第一篇:紀念台灣的花精前驅領航者:崔玖教授


*第三篇:你的人生,我的人生(老員工追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