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ART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The maximum number of items is 100, please adjust the quantity and purchase again

Listen ! Listen !

台東蘭花花精:傾聽、傾聽

March 2022

 

花精之友主持人的手帖書version 2.0版本,經過了疫情兩年、烏俄戰爭快開打成第三次世界大戰,這本手帖書新版卻還沒個聲影。新花精們跟人類經銷花友們催促要出書,於是主持人再度款好行李、跟當年編輯<蘭花花精療癒全書>同樣去東部閉關,出發前往台東去閉關編輯之旅。

 

台東老友花友聽聞早就等候多時,幫忙找好閉關的民宿,還神秘地說約好一位責任編輯要督促主持人寫稿進度:她們前幾天還特別在花市找到這株官帽拖鞋蘭,來當作植物界的責任編輯。

主持人初看到花笑了出來:「這可真是比人類責編還有用啊!」同時覺得花朵有事要說,「先搬好到山中民宿,再聽清楚吧」。

 

自從花精實驗工坊開始邀請分享各地療癒師自製的花精,主持人自己也很習慣花精製作的非計畫性,總是有各種因緣俱足成行。到了民宿,先將花放好,那幾天冥想時與這株拖鞋蘭對話,何地與何時呢?

 

 

接待的花友R說:另外一個花苞快開花了,恩,也許就是開花的那天吧!

 

看到快要開花的那日,主持人就安排房間只有花朵,人類都撤出,但感覺還需要一個助力。剛好另一位花精師Y工作室中有螢石跟白水晶,用靈擺確認邀請了這塊螢石來一起協力製作。

 

於是在蘭花微開兩指寬度,準備完全展開的2022年3月10日春分前一天誕生。經過12小時之後,主持人與當地花友再進入房間,一起試用母酊,感受這個蘭花要帶來什麼樣的訊息呢?

再來就是何地製作?

到達台東的隔天,花友們就一起往都蘭山跟祖石報告此行的目的(主持人:請保佑這次編輯寫書完成,不能再拖了啊~),並且帶著3/20春分台日連線的融解精素+大望精素前往,祝禱歐洲戰事早日結束,台灣這塊土地安全並不受侵擾。台東花友並觀察到,平常台東每天都有戰機飛出去的聲音,怎麼剛好那幾天都沒聲音。

 

3月剛好是都蘭山中民宿的淡季,所以許多時刻就只有主持人一人在山中寫稿編輯。那幾天剛好都陰雨綿綿,是寫稿不能出遊的正好天氣。若要製作花精,就在沒什麼人的民宿吧,似乎也沒有需要選其他地點的靈感出現。

 

【繼續往下讀之前提醒】若對這個蘭花有興趣想要親自體驗,建議先不要看母酊試用報告,請先自己體驗後再來看對照喔!

母酊的體驗

主持人與另一位當地花精師試用剛製出的母酊時,能量很快也強烈地出現在雙耳。之前幾個長瓣拖鞋蘭的LTOE蘭花花精也有類似能量從雙耳開始的體驗(例如:天梯花精)但之前能量是往下延伸到地心。

這次則是雙耳能量往外長長地延伸出去,接ㄇ著雙耳與第三眼成為三角形的能量流,在這裡維持了好一陣子,接著能量從外開始轉為鑽入耳朵內部。

隔一晚是過了2022/3/20夜晚11:33春分時刻後,主持人再試用一次母酊來冥想,能量還是從雙耳開始,但在冥想最後腦海中升起了這首英文歌曲Listen ! Listen(點下圖會有連結)

 

主持人想起住在美國時,開車都會播放這首,即使下錯交流道時的時候也能帶來~好吧接納與微笑,特別在雨中聆聽帶來深層的寧靜。

2022年3月,大世界國際中充滿戰爭氛圍、小世界周圍人們的紛爭也變多了的能量場,傾聽自己也能傾聽對方的正念練習,特別顯得珍貴。「傾聽」乍看是很地味,不就是聽而已,我有在聽也不插嘴,這樣算嗎?

傾聽自己是重要的開始關鍵,有深觀深聽過自己的痛苦並且釋放過的經驗,才有心理空間去同感與傾聽到對方不良言語中的痛苦。老實說,主持人覺得「傾聽」是正念練習中相當難的一個,希望這個花精有助於這個世界傾聽彼此。

 

anyway, 其他花友的體驗會陸續補上來。

 

與其他花精療癒師一起體驗母酊時,幾位的回饋心得是:

能量會走在喉輪往上到整個頭部,傾聽自己並想將心裡話說出來。另一位是能量從喉嚨後方開始、也有使用後很想要大笑。

 

 

傾聽的正念練習
(摘錄給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人的正念練習)

 

We trained them to speak in such a way that the other side could hear and understand and accept. They spoke in a calm way, not condemning anyone, not judging anyone. They told the other side of all the suffering that had happened to them and their children, to their societies.They all had the chance to speak of their fear, anger, hatred and despair.

 

Many felt for the first time that they were listened to and that they were being understood, which relieved a lot of suffering within them. We listened deeply, opening our hearts with the intention to help them express and heal themsel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