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購物車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聯絡我們

【正向語】這就是我!在物質界上我十分落地,完全活在當下,錨定於天堂。所有我的需求皆得照顧。從這樣豐饒的基礎上,我與世界分享獨特的天賦。帶著感恩我給予、我接受。

非洲:祖先生命力~猴麵包樹 Baobab

分享好書《 植物的心機 (木馬文化出版)》,其中一章節提到的是非洲的猴麵包樹。

 

非洲大樹花精製作者Melissa的老家正在南非林波波、著名的猴麵包樹產地。2015年她特地回到老家一趟去拜訪猴麵包樹群,也在同年製作了當地的猴麵包樹花精。

 

 

一千萬年前,猴麵包樹的祖先在具有浮力的大型種莢內、漂越莫安比克海峽抵達東非大陸,不久它們遍及非洲大陸,當地居民發現猴麵包樹是富於創造力、方便且適應力強的夥伴。

 

 

進入非洲大陸之後,猴麵包樹才遇見體型與它酷似的哺乳動物,像極了厚皮動物的這種樹,引起當地象群的注意。大象猛烈攻擊猴麵包樹,但猴面包樹遭受損害時,樹皮會再長回來,從遭到破壞的樹幹向上長出圓柱狀物...

 

 

在南非林波波附近有一株出名的猴麵包樹,當地人暱稱為Slurpie,意為「象鼻樹」....(摘自Richard Mabey,植物的心機,頁99-100)

1749年,法國博物學旅行家 Michel Adanson遇到一顆具、如如不動、難以企及的猴麵包樹,猴麵包樹的巨大和莊嚴讓Adanson目眩神馳。

 

他揣測猴麵包樹是地球最古老的樹種,對年輪粗估之後,圍長百尺的樹只有一千四百歲,是猴麵包樹令人敬畏的龐大體積,讓Adanson對它們的原始深信不疑。

 

近來猴麵包樹促成更世俗的用途~公車亭、儲藏室、時髦的酒吧、死者安葬於中空的樹幹。

 

古老的猴麵包樹常被視為樹木村的長者,當它們死亡時,人們會痛失同胞那樣為之哀悼。在布吉納法索,人們會守靈來懷念死亡的猴麵包樹,它們雖不被奉為神明,卻提供了祖靈安息的場所。

 

(摘自Richard Mabey,植物的心機,頁102-103)